2K小说 > 历史军事 > 诡胎怨 > 冥王崽崽三岁半,七个哥哥宠上天

冥王崽崽三岁半,七个哥哥宠上天(1 / 1)

一股很香很好闻的味道。

小昕琰微微一愣,她就被护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被那股非常好闻的味道包裹住了。

她不由抬起头,就看见一个长得跟仙女一样漂亮的阿姨正满眼担忧地看着她。

“孩子,你没事吧?”钟静宜担忧询问,掏出纸巾帮小昕琰把鼻血擦干净。

小昕琰还没来得及回答阿姨,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:“你们是哪里来的外地人?多管什么闲事!”

说话的正是村里带着头要把小昕琰赶出去的李发,他被称为“二村长”,是村里一霸,有时候说话比村长都管用。

见他态度嚣张,钟静宜也不甘示弱:“你们这些大人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帮孩子欺负一个小孩子?”

这个村子,什么风气?

李发并不以为然,轻蔑一笑:“我们孩子怎么欺负她了?不就是拿石头砸她几下嘛!这也能算是欺负?”

“她都已经被砸出血了,还不算欺负?”钟静宜瞬间火大,脸上浮起了明显的愠色,她抬高了音调:“对!这已经不能算是欺负了,这是霸凌,是群殴!”

一群人欺凌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岁的小孩子,真是丧尽天良,没有人性!

作为一个母亲的她,最看不得孩子受伤害,她会控制不住地心疼。

“就是欺负她怎么了?她就是个丧门星,活该被欺负!”李发非常不满这个城里女人的态度,不由叫嚣道:“你少特么多管闲事!”

话音刚落,一道凌厉的拳风呼啸而来,黎祺珹直接出拳猛砸到李发的脸上。

“啊!”

一声惨叫,李发的门牙直接飞掉了一颗。

紧接着又是一拳,李发的另一颗门牙也飞走了。

黎祺珹的身上裹挟着肃杀,冷声威胁:“把嘴放干净点!”

李发疼得嗷嗷乱叫,说不出一个字来,村民们看不过去:“你怎么打人啊!”

钟静宜哼笑一声:“按照你们的逻辑,我们这也不算是打人,不就是挨了两拳嘛!怎么能算是打人呢?”

村民们被噎了一下,不知道该怎么反驳。

但是自己村子里的人被外人欺负了,他们怎么能轻易放对方离开?

“你们不许走!你们动手打人了,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!”

“对!不能让他们走了,必须让他们赔偿医药费!”

“一拳头十万块钱,两拳头二十万,不留下二十万现金,你们休想从这里离开!”

一时间,村民们同仇敌忾将黎祺珹和钟静宜夫妇团团围住,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。

钟静宜把遍体鳞伤的小昕琰抱得更紧了,在她耳畔温声开口:“孩子别怕,叔叔阿姨会保护你。”

小昕琰看着眼前无比温柔的阿姨,隐约看到她身上仿佛覆盖着一层圣洁的光晕,好漂亮。

黎祺珹已经紧握了拳头,将钟静宜和小昕琰护在了身后。

他们原本只是想进村问路,却没有想到遇见了这么一帮蛮横无理的刁民。

“出什么事了?你们都聚在这里做什么?”

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传来,村民们的脸色具是一变,嚣张气焰一下子蔫了,非常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,毕恭毕敬:“九爷。”

只见九爷爷一手提着一包干粮,一手拎着一个旱烟袋走了过来。

他一眼就看到了把小昕琰护在怀里的钟静宜,眼底不由闪过一抹欣慰。

村民忙向九爷告状:“九爷,这两个城里人多管闲事,还把李发给打了。”

“李发又故意挑事了吧。”九爷爷心知肚明,哼了一声:“他如果不先找茬,人家为什么动手打他?”

“九爷……”

九爷爷抬手示意他们不要多话,转身,面带微笑地朝着黎祺珹和钟静宜夫妇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让二位受惊了,我替他们道个歉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夫妇俩的态度也缓和了几分。

钟静宜看了看怀中明显受到惊吓的小姑娘,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老人家,这孩子为什么会被赶出村子啊?”

九爷爷欲言又止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问:“你们来我们村子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我们是来问路的。”黎祺珹把他们要去沧霞观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“原来你们也要去沧霞观啊!”九爷爷惊喜一声,朝着夫妇俩作揖道:“麻烦二位带上这孩子,同上沧霞观,把她送到徐道长那里,拜托了!”

黎祺珹和钟静宜相视一眼,非常爽快地答应了。

“孩子,把这些吃的带上,九爷爷对不住你,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些东西了。”九爷爷来到小昕琰的身边,将他带来的那包东西塞进了小丫头的包袱里。

他摸着小丫头的脑袋,眼里明显噙着泪,郑重其事地嘱咐:“小琰宝,你一定要好好长大啊!”

“嗯。”小昕琰一瞬不瞬地凝着九爷爷的眼睛,非常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黎祺珹和钟静宜从九爷爷那里拿到了通往沧霞观的路线,带着小琰宝离开了村子。

永阳山风景秀丽,山路蜿蜒,车子停在下面,黎祺珹负责拿行李,钟静宜则牵着小昕琰的小手,拾级而上。

小昕琰闷闷不乐,钟静宜尽量不停地跟她说话,希望她能开心起来。

“宝宝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“李昕琰。”

“很好听的名字,谁给你起的?”

“我娘起的。”

说完,小昕琰又把小嘴紧紧地抿住了,她紧皱着的眉宇之间,凝结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忧伤。

看着她这个样子,钟静宜心疼不已,好想再尽力帮一帮她……

沧霞观,三清殿。

徐道长一如往常地带着弟子们盘坐在三尊前的蒲团上静心打坐。

倏然,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,徐道长睁开眼看向殿内供奉的三尊,只见他们的金身泛起了淡淡的光晕,并非金色,而是绮丽的紫。

“师父,怎么了?”大弟子凌霄关切道。

紫光消失,徐道长重新阖上了双眸,淡声道:“有贵客造访。”

凌霄了然,带着师弟们去迎接贵客。

正在这时,黎祺珹和钟静宜夫妇已经带着小昕琰来到了沧霞观内,他们上了香,来到三清殿。

道观弟子们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夫妇身上,因为他们衣着不凡,气质脱俗,一看就是师父所说的贵人。

夫妇俩迈步上前,施礼:“我们诚来拜见徐道长。”

“师父在里面,请!”凌霄朝着他们作了一个‘有请’的手势,引着他们入殿。

“师父,贵客到了。”

闻言,徐道长缓缓睁开了双眼,淡眸扫了一眼黎祺珹和钟静宜夫妇,目光却落在了看起来有些呆呆愣愣的小昕琰身上……

最新小说: 重生红楼之庶子贾环 诗仙小贵婿 超能暴乱 临安不夜侯 红警之崛起南洋 解构诡异全文 大秦扶苏:开局起兵靖难 明末工程师李植李成 绝对征服系统 大唐无双皇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