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K小说 > 历史军事 > 锦绣大唐之长安房俊 > 第2444章 步步不顺

第2444章 步步不顺(1 / 1)

第2444章步步不顺

烈日当空,秋老虎肆无忌惮的挥洒着最后的温度。

禄东赞站在大路旁,浑身大汗的看着臃肿的车队停滞在路上,马匹无精打采的甩着尾巴打着响鼻,一张脸难看至极。

自松州前往长安,直线距离其实并不远,但因为松州北方横亘着的岷山,山岭陡峭高耸入云,多处山峰中年披满积雪,绝非人力可以跨越,便不得不顺着山势走向折而转向东南,进入蜀中,直抵益州,然后一路北上过剑门出剑南道,前往长安。

这一个曲折,便是十余日的路程。

尤其眼下又出了意外……

随行的武官蹲在地上仔细验看马粪,又起身检查了一遍马匹,这才快步走到禄东赞面前,说道:“启禀大相,马匹应该是吃了变质的豆子,这才导致拉稀。”

吐蕃人擅于养马,禄东赞毫不怀疑他的判断。

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料不到,堂堂大唐驿站,居然也有人贪墨公帑,拿变质的豆子喂马……

回头瞅瞅来路,松州城早已看不见踪影,再往前瞅瞅,夹在两座山梁之间的道路随着一条河流曲折弯转,都说“蜀道难”,眼下尚未进入蜀地,但道路之难行比之登天也轻松不了多少。

取过水囊喝了一口,抹了一把胡子上沾染的水渍,禄东赞问道:“距离益州尚有多少路程?”

那武官道:“尚有七百里。”

禄东赞又问:“距离最近的驿站呢?”

“不足一百里,大唐的驿站远近设置皆有规定,一般三五十里便会设置一处,不过此地乃是大唐边界,且人烟稀少道路难行,故而驿站之间的距离要远一些。”

这也很难得了,毕竟在吐蕃,多有领土之内也找不出一处驿站。

没那个闲钱养着一群只负责传递消息、货物的驿卒……

不过武官旋即又补充道:“这些马匹牵着走还行,待到肚子里的坏豆子消化掉,拉稀也就好了,但若是继续拖拉驾车,那可就废了。”

禄东赞一双刀锋一样的眉毛紧紧蹙着,心里已经将松州驿站驿卒们的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一遍……

一百里地,若是行军的话半天时间也就到了,可现在马匹不能用,难不成让随行的兵卒人员们一边牵着马,一边推着车?

两天也到不了下一处驿站!

禄东赞抬头瞅瞅天上的日头,幸好看天气近日不会有什么风雨,只得说道:“附近寻找一处开阔地,暂时扎下营帐,汝带着兵卒急行军前往下一处驿站,向驿卒出示国书亮明身份,命其即刻调拨马匹前来,否则耽搁了两国之间的大事,谁也付不起这个责任!”

“喏!”

那武官得令,赶紧指派部属寻了一处开阔地,所有人忙碌着扎下营帐,然后才急匆匆步行赶往下一处驿站。

好在他们这一行乃是代表吐蕃的使节,即便少了兵卒护卫,也不虞有人来打他们队伍的主意,土匪也不傻,万一打劫了这一支使节团从而导致两国关系破裂,甚至开战,那么朝廷也肯定派遣大军予以剿灭……

那武官带着人一路急行,倒得傍晚之时,才气喘吁吁的赶到下一处位于一座小城之外的驿站。

结果到了驿站,向驿卒亮明身份,驿卒倒是没有质疑,只不过两手一摊,为难道:“咱们这里不过是一处小驿站,供给传递消息的马匹只有那么五六匹,哪里给足下去寻找那么多的马匹?”

武官一脸蛮横:“那我不管,我只是奉命行事,反正若是耽搁了吐蕃使节向大唐皇帝敬献国书,导致两国之间的关系恶化,所有的责任都是你们唐人的!”

那驿卒怒道:“你个瓜嘛批!脑壳遭门夹了哇?你们自己的马匹拉稀,岂能将责任怪到老子头上?”

武官也是怒气升腾:“若非你们供应的豆子是变质的,我们的马匹又岂能拉稀?”

驿卒口齿伶俐,反唇相讥道:“曰你先人板板!你龟儿长着眼珠子莫不是喘气儿的?给你变质的豆子你就吃,给你毒药你吃不吃?”

武官勃然大怒,吐蕃与松州地区毗邻,吐蕃人与川蜀之地的兵卒、百姓不少打交道,自然听得懂骂人的话,上前便薅住驿卒的脖领子,眼珠子瞪得铜铃也似:“你们唐人克扣豆子,反倒是我们吐蕃人的错?”

驿卒怡然不惧,一把将武官推开:“你龟儿那只眼球看到老子克扣豆子了?”

双方你来我往,谁也不服气,各自又身边的亲信将他们死死拽住,不敢让他们打在一处。

驿卒不敢胡来,大唐律法森严,若是当真与外国使节干架,耽搁了国家大事,搞不好就是流放三千里;武官也不敢当真打人,眼下的吐蕃虽然统一了高原,但是并未与大唐打过几仗,在他们眼里天朝上国足够敬畏,不敢造次。

吵吵一阵,双方逐渐冷静,武官问道:“反正你们驿卒得给我想办法。”

那驿卒也知道自己的责任,若是吐蕃使节在他的辖区之内因为交通工具的原因耽搁行程,他必然是他的过错。

不过他骨子里硬气,岂能对吐蕃人服软?

“老子可以帮你们在附近的县城收购马匹,但是钱必须你们出!”

武官也知道想要让驿卒让步不可能,只得忍着气:“那就赶快,越快越好!”

驿卒两眼一翻:“想快也快不了,这个时辰县城已经宵禁,进不出也出不来,只能等明早。”

武官怒极,听闻长安因为人口太多,不得不实行宵禁,你这个兔子不拉屎的一个山旮旯,人口没有一千的小城也宵禁?

但是生气归生气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只能忍住气,在驿站里睡一晚。

好在驿卒们虽然脾气坏,但气量却不差,一顿饭食吃得吐蕃兵卒肚皮滚圆,晚上也在宽敞的驿舍里美美的睡了一觉。

翌日一早,天刚蒙蒙亮,武官便敲门将驿卒叫醒,一同前往县城。

县城有一个不大的牲口市场,马匹不多,但是驴子不少,勉强凑一凑,也还能凑足使节团所需的牲口。

那驿卒也是坏,刚一进牲口市场,他便扯着脖子道:“所有人都听着了,如今吐蕃使节前往长安觐见陛下,路径此地,套车的马匹得了病,需要数量庞大的牲口!警告你们啊,人家这万里迢迢的来到大唐也不容易,两国一衣带水,你们这些个龟儿子可不能该老子坐地起价!”

牲口贩子们一听,顿时两眼通亮!

驿卒对武官说道:“呐,此地便是牲口市场,需要什么牲口你们自己去谈,价高价低的随行就市,老子不管!”

那武官心说你就是想管,咱也不放心啊,谁知道你小子会不会给咱报个天价?

不过这驿卒能够一上来就警告这些个升口贩子不能就地起价,他表示还不错,这个人情得领,便和颜悦色道:“多谢!”

驿卒哈哈一笑:“不客气不客气。”

武官带着人进了市场,眼见不少牲口都拴着,上前这个摸摸皮毛那个看看牙口,并不是太满意,可如今也没办法,便询问一个卖驴的贩子:“你这头驴多少钱?”

那贩子脸冲着武官,眼尾却扫着驿卒,迟疑着道:“三……三十贯?”

武官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:“多少?!”

那贩子一直盯着驿卒的神情呢,自己胡乱报了一个数字,见到驿卒两眼望天,瞅也不瞅这边,顿时心底大定:“三十贯!嘿,瞧瞧这头毛驴,才三岁,这皮毛,这牙口,啧啧,绝对值!”

武官气得鼻子都快冒烟儿了,怒道:“你当我没见过驴?在吐蕃,一匹上等战马的价格也不过是二十贯,你一头驴子居然就敢要价三十贯?想钱想疯了吧你?简直岂有此理!”

最新小说: 解构诡异全文 红警之崛起南洋 明末工程师李植李成 超能暴乱 大秦扶苏:开局起兵靖难 大唐无双皇子 重生红楼之庶子贾环 绝对征服系统 临安不夜侯 诗仙小贵婿